0
知識種子

「真真是悶透了,如果我有的是錢,我早就去了注射知識種子,用不著呆在那虛擬課室作白日夢!」宇生剛走出虛擬課室,眼前突然一陣柔和的藍光如瀑布般瀉下,清澈的碧水中泛起一陣銀白色的鱗光,整個世界頓時間如換了佈景一樣。

「少說廢話吧,有錢──有那麼多錢的話我們現在就是博士了,還要讀中學幹麼?」天傲沒好氣地繼續道,「但你又不是不知道知識種子有多昂貴。如果你生在百萬富翁家那又不同,只要把電線都駁都頭上,按一按電腦,『啪』的一聲,你就是天才了。」

「我聽說今年拿諾貝爾獎的都是因為注射了知識種子!唉,這是什麼世界,窮人要被迫讀書……」宇生搖了搖頭嘆息著。

「別又一副憤世嫉俗的樣子啦,放了學就該散散心。唔喂,這聊天區的主題是什麼?」

「不知道,剛才只是隨便選擇了一個。」

「也不打緊,就隨便走走吧,反正閒著也是閒著。」

兩人走到一間虛擬酒吧,在櫃檯前找了兩個座位,就要了兩杯飲品。宇生要的是一杯Long Island,天傲的是Tequila Sunrise──這個年代,售賣含酒精飲品給未成年的青少年依然是違法的,但虛擬酒精飲品則不然,那只是利用人造腦電波刺激腦部模擬出來的味覺與嗅覺。

酒保很快就把兩杯酒遞到兩人面前。天傲二話不說就拿起酒杯「咕嚕咕嚕」的把酒吞了下去,他認為那樣才夠暢快。然而,宇生卻只是凝望著他那一杯暗紅色的飲品,執著飲管逗弄著杯子裡的冰塊。

「如果我是天才,那該多好。」

「不是就不是,你也改變不了什麼。」

「即使不是先天的天才,也可以成為後天的天才,那我就不再需要上那些悶死人的課,不會因為成績不好而給人囉唆,不會再有人看不起我,那多好!」宇生的眉頭現了幾條青筋。

「又在想那些知識種子嗎?別想太多了,反正也是空想。何況注射後或者會有負作用呢,誰知道?新產品多數都是不大可靠的。」

「我可不認為吃不到的葡萄是酸的,而且如果你可以輕易地得到很多很多的知識,一點點的負作用又有什麼要緊?」

「當然那不是酸的,」一把穩重卻迷人的女性聲音插入了兩人的對話,兩人回頭一看,是一個二十歲左右的女人,一頭長髮蓋過肩膊,在酒吧暗淡的燈光的映照下,發出詭異的暗紅色光澤,與整間酒吧,還有宇生的Long Island,都配合得十分和諧。

「我不是想要搭訕,」她笑了笑,天使的笑容像是被魔鬼占領了,「只是無意聽到你們的對話。讓我介紹自己吧,我叫Angel,」

「她是Angel…」宇生在心裡念著。

「是知識有限公司的推廣代表。」

「她知識有限」天傲心裡想著。

「對,就是發明知識種子的知識有限公司。」她好自信的樣子,「剛才我聽到你說你想注射知識種子,是嗎?」她把眼光掃到宇生雙眼上,然後做了個眼色。

「對,但他可付不了那費用。」天傲搶先回答,「說實話,那樣高昂的費用,我可不知道有多少人付擔得起。」

「這個問題我們公司都非常明白,所以我們剛推出了一個試用計劃,讓大家都可以先試用知識種子,如果滿意它的效果,可以再作分期付款繳交注射的費用。」

「知識也可以試用?」宇生感到有點驚訝。

「這個年代,還有什麼不可以?如果你在試用期後決定不購買知識種子,我們會從你的腦袋中取消了那些知識,但如果你到時真的決定不購買,我們將會收取些少的利息。」

「利息?」宇生有點焦急。

「只是很少的利息,零點一厘。」她撥了撥那如絲的頭髮。

「那倒不很多哪。」宇生的面上露出了一絲笑容。

「肯定沒有負作用吧?」天傲以有點質疑的語氣問道。

「肯定沒有。」

「我決定要試用,請你替我安排!」宇生興奮得要叫出來了。

「很好,那麼請你明天到我們的注射室登記和接受注射。這是我的名片,上面有注射室的地址。」她把名片遞給了宇生,然後眼光掃到天傲雙眼上,又打了個眼色,「你也有興趣嗎?」

「我……不,我倒不相信這些東西。」他似乎真的不太喜歡這女人。

「那好吧。那麼就明天見你哪!」她再打了一個眼色,最後這個給宇生的眼色電壓特別高,電流流過宇生身體,令宇生動彈不得了好一會兒。

第二天宇生沒有上學,他依照名片上的地址,一個人去到知識有限公司的注射室。雖然叫注射室,那卻是一幢百多層的大廈。甫一進入大廈,一名人型機械人就上前迎接他。他乘升降機很快就到了第八十八層,升降機門一開他就見到了Angel

「先跟我來這裡登記吧,我想你都已經很焦急了。」

她走進了一間房間,手指很自然地轉了幾個圈,房間的窗簾就自動拉開了,外面的陽光溫柔地灑了進來,把整個房間照得通亮。

「隨便坐吧,」她先坐下了,「請問你的身份識別碼是?」

TTAL15071998。」

「請等等,」她按了按電腦,「林宇生先生是嗎?」

「沒錯。」

「好,現在請你選擇你想要注射的知識種子。我們提供各式各樣的知識種子以供選擇,上至天文,下至地理,由文學到歷史,由藝術到政治,甚至潛艇駕駛,穿梭機維修都有。」她滿臉笑容地介紹著。

「全部都免費試用嗎?!」宇生覺得這簡直是不可思議。

「是的,推廣期內你可以任意試用,但如果你最後放棄購買知識種子,我們將會收取些少利息……

「零點一厘嘛,我還記得,那沒問題!」他面上堆滿了興奮的笑容,「我要注射全部的知識種子!」

「不不過……」她似乎有點不安,「你肯定?」

「當然。」

「那請你在這裡簽名,表示你明白這項注射有其某程度上的危險性,而且如果由於非人為疏忽而導致閣下有任何損傷,本公司蓋不負責,同時,你亦明白如果你在試用期後決定不購買本公司的知識種子,我們將會收取零點一厘的利息。」

宇生毫不猶豫就在電腦螢幕上簽上了名字。

三個月轉眼就過去了,宇生現在是大學裡的博士,但他明白這一切很快就會過去,因為早兩天知識有限公司就通知了他試用期快要過期了。他嘗試利用各種方法去償還那筆購買知識種子的費用,但始終不成功。

沒兩天,幾個知識有限公司的職員就上門「邀請」他到注射室去。

他又見到了Angel

「林先生,你的知識種子試用期已經過期,請問你是否打算購買知識種子呢?」她的聲線仍然是那麼的迷人。

「我我想我支付不了那筆費用。」他很不願意說出口。

「那麼本公司就會履行合約,收取一百分之零點一的知識作為利息。」

「一百分之零點一的知識?」困惑不解的他連眼睛都睜大了。

「對,借錢還錢,借知識就當然是償還知識了。我們公司的知識種子,顧名思義,就是將從人腦抽取出來的知識,加以數碼化,再經由電腦的計算培植成長的。根據閣下所借的知識容量計算,我們將會收取你出生八個月以後的知識作為利息。」

「什麼??」他來不及繼續發問,就給兩個機械人捉住,然後拖到一間佈滿儀器的房間裡。

注射室裡傳來一聲慘痛的號叫,不久,只剩下嬰孩般的哭聲。


Share
Tags: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