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
名字

前面的老者,是一副好熟好熟的臉孔,直是熟透了,名字是上了咽喉,卻老講不出來。

他一身隨便的打扮,海藍色的長袖襯衫,衣領上的那顆紐扣是沒有扣上的,兩袖給翻摺到手肘處,襯上炭灰色的絲質長褲,加上高挑的身材,確實帶點不羈、冷酷的味道。看他一臉專注,目不轉睛,仔細地在書架上搜尋著;頭,亦像掃瞄器一般地挪移著。

驀然,他伸出那瘦削的手臂,一手就取了一本書,一頁一頁地翻揭著。我看不到那是甚麼書,只見到一幀一幀的圖片,是些甚麼動物的,全身長滿了短毛,用雙腳企立,樣子怪怪的。

呀,是了,他就是那著名的古生物學家,專門研究那些絕了種的靈甚麼長動物!噢,他叫艾不,還是克甚麼的……

他沒有等待我憶起他的名字,四根枒枝一樣的手指把書放回到書架上,轉身就走了出去,然後,雙翼一拍,飛走了。

但是我仍然記不起他的名字。


Share
Tags:

Leave a Reply